乘风破浪的姐姐2

欢迎来到乘风破浪的姐姐2 网站地图 sitemap
乘风破浪的姐姐2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terrylma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韩国冠军入籍中国
乘风破浪的姐姐2韩国冠军入籍中国
2021/03/30 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2
    “柳波芙·奥尔洛娃邮轮?那条鬼船?”

    石泉挑着眉毛问道,这条船他早在上次去北极圈本尼特岛拉潜艇的时候就听苗船长说过,后来甚至还因为好奇查过资料。但那条船可不是什么宝贝,那上面除了老鼠和极有可能存在的鼠疫之外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至于那条船本身倒是能值个七八十万废铁价,但这点儿“小钱儿”对丹尼尔来说也许是一笔巨款,可对石泉来说却实在有些鸡肋。

    “就是那条船”

    丹尼尔激动的说道,“石泉兄弟,你有船,而我知道柳波芙·奥尔洛娃邮轮的大概位置,我们一起找到它怎么样?那条船带来的收益我只要一半,不不不,四成,我只要四成怎么样?”

    石泉不由的嗤笑,就算给他全部的收益他都没多大的兴趣,更何况还要分给丹尼尔一半,那就更加不值得了。

    “丹尼尔,我对那条船没多大的兴趣。”石泉站起身就往外走,“不过还是很感谢你的信任。”

    “等一下!等一下!”丹尼尔慌忙站起身想去拉石泉,可随后便被何天雷以及咸鱼先后顶住了后脑勺和腰眼儿。

    “那条船上有宝藏!”丹尼尔赶在石泉开门之前以最快的语速喊道。

    石泉微微一顿,随后松开门把手,转过身静静的等着丹尼尔的解释。

    “你知道那条船为什么变成鬼船吗?”丹尼尔重新坐回沙发问道。

    “你最好别卖关子”

    石泉也踱步走回沙发坐下,“我能大概猜到你来找我的原因,要么和那个什么猛犸协会谈崩了,要么就是你又坑了他们一把,我没说错吧?”

    丹尼尔脸色一僵,郁闷的说道,“我最近在加拿大的圈子里名声确实不太好,没人肯相信我弄到的那条鬼船的情报。”

    “说实话我也不太相信。”石泉不留情面的附和了一句,“现在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

    “那条船以前曾经帮猛犸协会走私过很多古生物化石”

    丹尼尔目光灼灼的看着石泉,“根据我在猛犸协会档案库里找到的资料,那条船的最底层舱里很可能还藏着价值超过一百万美元的古生物化石和一批来自南美洲的珍贵琥珀。”

    “你觉得我会相信?”石泉不置可否,“如果上面真有宝藏,那个什么猛犸协会早就出手把那条船买下来了。”

    却不想丹尼尔竟然赞同的点点头,“他们确实出手了,那条船闲置了两年之后以废铁价被卖到了多米尼加的拆船厂。多米尼加也是那批走私货装船的地方,只不过恐怕猛犸协会的人也没想到那条船会扯断拖绳。”

    “这消息你是从哪弄来的?”石泉狐疑的问道。

    “当然是猛犸协会内部的档案库。”丹尼尔摊摊手,“他们那里的警卫可不像你这里这么变态。”

    “但你的身手似乎也不像有多好的样子。”咸鱼将手枪握把搭在丹尼尔的天灵盖盖儿上调侃道。

    “你们的身手能有多好?仗着人多罢了”丹尼尔撇撇嘴,终究没敢把这句话送出嘴巴。

    “丹尼尔,我很欣赏你的作死精神。”

    石泉心中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思索片刻后在对方希翼的眼神注视下说道,“不如说说你的预计,假设你找到那条船,最多能有多少净收益?”

    丹尼尔闻言陷入了沉默,脑子里迅速计算着最理想情况下的收益,那条船本身价值至少六七十万美元,如果能找到那批非法走私品,总价值至少超过两百万,但寻找一条在大西洋随波逐流的邮轮需要的成本绝对不低? 这么一算? 在刨除成本和给石泉的分成之后? 他最多恐怕也就只能收获七八十万美元而已。

    想到这里? 丹尼尔咬咬牙? 舔着脸说道,“九十万,最少也有九十万。”

    “不算太贪”石泉竟然赞同的点点头,“就按100万算吧”

    “石泉兄弟? 你的意思是?”丹尼尔狐疑的问道。

    石泉笑了笑,“那条船就算了? 不如我给你一份价值至少一百万美元的工作怎么样?”

    “什么工作?”丹尼尔指着门外? “不会又是往你这里送学生参观吧?”

    “那种工作可不值100万”

    石泉站起身,“具体的我要仔细想想? 不如你先住下来,等我这边忙完和你详细聊聊怎么样?”

    “没问题!”丹尼尔倒是异常的痛快? “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那就先住下来吧。”石泉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再次起身离开了隔音良好的会客室。

    没给丹尼尔共进午餐的机会,石泉等人陪着安德烈和瓦西里两位大佬吃了一顿火锅? 顺便还在后山打了几头野猪,这才总算送走了他们。

    至于安德烈租用破冰船的事自然不是问题? 在阿萨克的担保和推荐下,拉达带着15名涅涅茨水手搭乘当天晚上的飞机直奔千里之外的滨城。

    而阿萨克特意挑出来的其余五位体格最壮涅涅茨族人也别想闲着,他们将会继续接受咸鱼的训练,只为胜任分配给他们的新工作打手。

    送走了安德烈和瓦西里,石泉回到房间拨通了霍衡的电话。

    “石老弟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霍衡的嗓门儿依旧中气十足。

    “霍老哥,最近有时间的话要不要来我这里玩两天?或者我去找你也行。”石泉开门见山的邀请道。

    “有时间,当然有时间!”霍衡答应的异常痛快,“你就别来了,我正好去你那看看雪景。这样,我今晚就出发!”

    “那就麻烦霍老哥了”石泉也没客气,客套了几句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尤里,你不会是打算把那个丹尼尔送给霍先生吧?”艾琳娜端着她那个印着**头像的搪瓷缸子凑到落地窗前,一边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世界一边问道。

    “这个丹尼尔以后说不定能用上,送他去霍先生那里进修一段时间。”石泉模棱两可的说道,他自始至终就没考虑过丹尼尔的意愿。反正这都第二次主动送上门了,还有什么可考虑的?

    时间一晃而逝,转眼第二天一早,一辆豪华越野车碾压着积雪轻车熟路的开上了雷达站的半山腰平台。将全身包裹的像个球一样的霍衡带着同样穿的像个毛绒玩具一样的佳雅走进了雷达站。

    “你这炮楼儿我真是来一次喜欢一次”

    霍衡依旧端着他那个巴掌大的小茶壶,饶有兴致的在石泉的陪伴下欣赏着多出来的收藏品,这还不到一年呢,这里面又添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和霍老哥的收藏恐怕不能比”石泉引着霍衡穿过书架,进入了正对着雷达站大门的佛堂,“这玉佛我从缅甸带回来的,佳雅小姐应该有印象。”

    佳雅闻言点点头,“东吁附近找到的。”

    “石老弟把我喊来就是为了这尊佛像?”霍衡站在佛堂门口笑眯眯的问道,却是根本没有踏入一步的意思。

    “可不是因为它”

    石泉探手伸进供桌的香炉里,从细腻的香灰中摸了摸,掏出了当初在佛像脑门儿里找到的那枚包金的佛骨舍利递给了霍衡,“这玩意儿好像是块佛骨舍利,从这佛像的脑门那块宝石后面找到的。”

    “哦?”

    霍衡来了兴趣,却根本没有触碰那枚舍利,反倒是他身边的佳雅主动接了过来,简单的观察了一番,肯定而又惊讶的说道,“指骨舍利!这可是宝贝!”

    “既然是宝贝,连这舍利和那玉佛都送给霍老哥吧!”石泉在裤子上拍打着手上的香灰豪爽的做出了决定。

    “石老弟遇到麻烦了?”霍衡痛快的摆摆手,示意佳雅收下舍利,这才不急不缓的问道,他并不介意帮帮石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这一老一少可绝对算得上“师出同门”。

    “算不上麻烦,我们去前面聊”

    石泉引着霍衡来到天井中央的长条桌坐下,等艾琳娜端来一套功夫茶具,在佳雅的帮助下走上一道茶,这才试探着问道,“霍老哥,上次从缅甸送那些远征军士兵回家这事儿您怎么看?”

    “早该送回去了”霍衡摩挲着手中的小茶壶,“石老弟是有想法?”

    “确实有些想法”

    石泉沉吟片刻,将这两天整理出来的思路概况成了一句话和盘托出,“我准备单独成立个搜索队,常年在缅甸那边儿寻找远征军战士的尸骨。但那地方我没什么根基,所以只能万里迢迢把您请过来一起参谋参谋了。”

    霍衡闻言眼前一亮,抚掌大笑,“石老弟可是和我想到一起了。”

    “您也有这个想法?”石泉惊讶的问道。

    “佳雅,正好石老弟也在,你来汇报汇报这事儿的进度。”霍衡笑眯眯的说道。

    “自从上次缅甸之行结束之后,我们挑选了一支由50名和尚和100名安保人员组成的搜索队,这150人将被分成五组,参考龙和熊探险俱乐部得运作模式,长期驻扎在缅甸寻找远征军战士的遗骨,预计目标每年至少送50位烈士回家。”

    说道这里,佳雅停顿片刻说道,“目前我们遇到的困难是历史资料查证比较困难,而且搜索队之前根本没有类似的搜索经验,所以乐观估计距离能真正开展搜索活动至少还需要半年的时间。”

    “霍老哥,咱们真是想到一起了!”石泉一把抄起桌子上的手台按下了发射键,“咸鱼,把丹尼尔带下来参加面试!”

      <code id='607d0'></code><style id='91cc0'></style>
    • <acronym id='fdeb0'></acronym>
      <center id='54bf4'><center id='bcc60'><tfoot id='365ff'></tfoot></center><abbr id='37eb4'><dir id='1b6dd'><tfoot id='3dae6'></tfoot><noframes id='29b87'>

    • <optgroup id='eefc5'><strike id='58c52'><sup id='147ec'></sup></strike><code id='12fdc'></code></optgroup>
        1. <b id='a6c7c'><label id='b1f56'><select id='259e8'><dt id='89042'><span id='9c350'></span></dt></select></label></b><u id='9350f'></u>
          <i id='51e79'><strike id='09256'><tt id='84073'><pre id='69367'></pre></tt></strike></i>

              <code id='b938b'></code><style id='0d0a3'></style>
            • <acronym id='d8293'></acronym>
              <center id='d46fc'><center id='26bfb'><tfoot id='1c027'></tfoot></center><abbr id='0e889'><dir id='1e8b5'><tfoot id='a05c5'></tfoot><noframes id='2f772'>

            • <optgroup id='e7cdd'><strike id='28086'><sup id='386fe'></sup></strike><code id='59dfe'></code></optgroup>
                1. <b id='1505a'><label id='43e15'><select id='b7907'><dt id='6d6d7'><span id='44304'></span></dt></select></label></b><u id='c646b'></u>
                  <i id='e5d47'><strike id='74e22'><tt id='ee5c4'><pre id='81588'></pre></tt></strike></i>

                      <code id='0e7b5'></code><style id='10164'></style>
                    • <acronym id='d71a2'></acronym>
                      <center id='031d0'><center id='866e6'><tfoot id='3536b'></tfoot></center><abbr id='721fa'><dir id='ab883'><tfoot id='d5560'></tfoot><noframes id='e4823'>

                    • <optgroup id='50bf5'><strike id='3ae06'><sup id='925d9'></sup></strike><code id='41d90'></code></optgroup>
                        1. <b id='597ac'><label id='cc1b5'><select id='4e26f'><dt id='0d90b'><span id='434d9'></span></dt></select></label></b><u id='66948'></u>
                          <i id='6904d'><strike id='65970'><tt id='701e5'><pre id='02935'></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