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2

欢迎来到乘风破浪的姐姐2 网站地图 sitemap
乘风破浪的姐姐2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terrylma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韩国冠军入籍中国
乘风破浪的姐姐2韩国冠军入籍中国
2021/03/30 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2
    在上一次闫未央被苏锐“救下来”之后,虽然表面上没什么,看似波澜不惊的,但是心底总是时不时的想起那次的事情,那一幅幅画面在脑海之中漂浮着,每次回想起来都无比的清晰,每一帧都是那么的动人。

    绝大部分的女人都是感性的,哪怕闫未央这样的女强人也是如此,这是天性,而苏锐在那天晚上奋不顾身的举动,恰恰把这样的天性给激发了出来。

    一个女人之所以总是用坚硬的外壳来包裹自己,是因为她并没有遇到那个能够让她柔软下来的男人。

    闫未央并没有把心底的波动给表达出来,但是她知道,自己这半辈子虽然遇到过不少的危险,但是此生还从未经历如此波澜,这种经历真的很难得。

    那一次,从华江大桥上和苏锐相拥着一跃而下,闫未央似乎看见了余生的样子。

    她从来不奢求什么,也不会因此认为自己是喜欢苏锐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一份经历,都将成为她内心深处最闪光的记忆,就像是那一夜的星星一样,光芒稳定而恒久。

    这一次,非洲的状况突发,完全出乎了闫未央的预料。

    不过,还好,因为……苏锐就在身边。

    闫未央自己也说不出来这样的安全感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但是,当接触到苏锐眼神的那一刻,当他说出“你别担心”的那一刻,闫未央真的就不担心了。

    “闫氏能源的石油运输车队被劫了,货物是供给利桑尼亚的,去查一下怎么回事。”苏锐说道:“查清楚之后,记得连车带油全给带回来。”

    苏锐简单的交代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这听起来好像是有点草率,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苏锐打这个电话是为了吹牛逼呢,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在非洲,苏锐的这个电话,真的可以搞定很多很多的事情!

    “锐哥,谢谢你。”闫未央咬了咬嘴唇,她知道,苏锐一定是在很认真的帮助自己,但是,这个问题真的很棘手,如果按照眼下的局面发展下去的话,那么闫氏能源在非洲的路可能就要被断了!

    本来闫未央旗下的能源集团就处于打通渠道的阶段,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买家们必然会对闫氏能源的能力形成极大的怀疑,若是不尽快采取措施扭转形象的话,那么闫未央就要亏损着卖油了!而且……都不一定能够卖得出去!

    非洲的局面错综复杂,甚至远比新闻联播报道上的还要来的危险,所以,闫未央一时间也没法判断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

    两千万美金的损失,闫未央不是不能够承担,但是,要是因此而赔偿给利桑尼亚共和国十倍于此的违约金,那就太让人头大了。

    闫氏能源不可能赔偿这笔钱,但是利桑尼亚的军政府又岂是那么好说话的?

    甚至,闫未央都怀疑,这件事情会不会是利桑尼亚军政府自己干得……毕竟,这个军政府刚刚政变上台,全国都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资金实力并不强,兴许,这个国家的新任首脑是觉得闫氏能源比较好欺负的呢!

    如果事情真的朝着这个方向发展,那么……闫氏能源就完了,闫未央在非洲所迈出的所有步伐都要暂时的停滞下来了!

    虽然闫氏能源之前的发展一直都还算可以,闫未央的数次搏杀也都还算精彩,许多人都羡慕闫家的二小姐能够做出此番事业,只是,他们并不能够看到这背后究竟是多么的艰辛,同时也不知道,现在的闫氏能源,其实是一个正在蹒跚学步的幼儿罢了顶多是刚刚脱离了襁褓。

    “不用客气,这件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麻烦,只是吧……”苏锐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声:“那一块大陆上,无赖与懒汉确实不少,只想着占便宜,也只有到了那里,才会认识到,华夏人是多么的勤劳勇敢。”

    苏锐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意思很简单,他直接认为这件事情就是利桑尼亚的新政府所为,想要趁机占闫氏能源的大便宜,体验一把不劳而获是什么感觉。

    “锐哥,如果事实真相和你的推断一样,那我是不是只能吃这哑巴亏了?”闫未央问道。

    她和苏锐的判断很类似,毕竟,闫未央非常了解闫氏能源在能源业务上的敌人,这些人或许没有如此之大的胃口和这般贪婪的欲望,更何况,在苏锐率领队伍横扫索林统一阵线和普勒尼亚叛军之后,整个非洲大体上已经安稳了许多,很多恐怖势力都选择继续苟着,不再高调,生怕再招惹到其他主权大国的精锐部队。

    倘若这件事情真的是利桑尼亚政府做的,那么闫未央依靠自己的力量,绝对很难扳回一城。

    如果利桑尼亚政府追着要十倍违约金的话,那么……闫氏能源极有可能因此而被逼迫的离开非洲的能源板块,闫未央之前所付出的这么多辛苦就彻彻底底的打水漂了!

    “没关系,有我在,你尽管放心。”苏锐说道。

    “嗯,好。”事情已经发生了,闫未央知道,自己着急也没用,而且,苏锐的一个眼神,就已经让自己瞬间安心下来。

    他说可以,那么就一定可以。

    只是,自己又要欠对方一个好大的人情了。

    “锐哥,我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情而冒风险。”闫未央的眸光清澈,其中的情绪很认真。

    “没有什么风险。”苏锐笑了笑:“大不了,把利桑尼亚的军政府给打到服。”

    把他们打到服!

    苏锐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但是话语之中的意味却显得杀气腾腾!

    “还有,你不用先回非洲,这样会给你平添风险。”苏锐说道,“等事情彻底解决之后再回去。”

    “可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闫未央本想回去坐镇指挥呢,否则公司上下岂不是人心惶惶?

    “当然了,你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等我两天。”苏锐看了看手机上的日期:“两天之后,事情就会有答案。”

    “锐哥,那……我听你的。”闫未央轻轻地点了点头。

    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她忽然笑了起来:“锐哥,这种感觉真的挺好。”

    闫家二小姐可不是个擅长直白表达自己情感的人,因为,她能够说出这句话来,委实很不容易了。

    在以往,闫未央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几乎是完全靠自己一肩扛下来,但是现在,这是闫未央第一次体验到有队友、有依靠的感觉。

    “放心,这次一定会有个好结果的。”苏锐对闫未央露出了一个安心的微笑。

    看着这笑容,闫未央就知道,虽然她并不知道苏锐会采取何种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但是被劫走的那一批石油,一定会有个交代的。

    …………

    夜很深了。

    闫未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是的,她失眠了。

    按理说,闫未央失眠的原因应该是原油被劫事件,但是,这种时候,她偏偏一反常态的理性不起来,脑子里面全然都是苏锐最后那一下安心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时时刻刻地浮现在脑海之中,让闫未央的眼睛里面似乎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了点点星光。

    “真是……”闫未央说不清楚心中的情绪,她自己也有些无奈,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脑子里面却还无比清醒。

    于是,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写了四个字今夜,无眠。

    一分钟之后,敲门声便响起来了。

    “未央,还没睡?”是大姐闫泛菱的声音。

    “姐,进来吧。”闫未央说着便起身开灯了。

    穿着淡紫色睡裙的闫泛菱开门走了进来,她的身上披着一件家居服外套,但是没有系扣子,因此那堪称标准的玲珑曲线便非常清晰的在睡裙的衬托之下展现了出来,精致的锁骨似乎都在发着光。

    闫泛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知性的气息,哪怕此时穿着居家服饰也是如此,配合上她那高挑的个头和姣好的容颜,还真的会对男人形成另外一种领域的杀伤力。

    闫未央则是穿着白色的睡裙,由于白色的衣服会在视觉上产生一些更加放大的效果,所以,此时的闫未央似乎比姐姐的曲线还要更丰美一些。

    两大风格各异的美女坐在一起,确实极为地养眼。

    “我听说非洲的事情了,确实,发生这种事情,会睡不着觉。”闫泛菱说道。

    “我本来还没打算告诉家里人的,没想到姐姐你竟然知道了。”闫未央说着,轻轻地叹了一声。

    “你这样在非洲撑着,实在太苦了,也太危险了。”闫泛菱说道:“这两天,咱爸的想法也有所转变,咱们回来吧,好不好?”

    在饭局之上,蓝新威彻底丢了面子,闫野阔发现,面前好像有个更好的选择,于是,也就不再促成二女儿和蓝月大少之间的婚事了。

    当然,现在的闫家人还并不知道,蓝新威此时已经被一个冒充死神的家伙杀掉了。

    “姐,不是我不想回来,其实我发现,我好像更适合那边的生活。”闫未央轻轻一笑:“而且,这次有锐哥帮忙,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

    “苏锐答应出手了吗?”闫泛菱扶了一下镜框,她的眼睛里面同样流露出了星光。

      <code id='0bafa'></code><style id='ac1eb'></style>
    • <acronym id='98c43'></acronym>
      <center id='1ef94'><center id='54c0e'><tfoot id='bba5f'></tfoot></center><abbr id='1f70d'><dir id='1d6e7'><tfoot id='c9433'></tfoot><noframes id='14457'>

    • <optgroup id='97d26'><strike id='0b04d'><sup id='1363a'></sup></strike><code id='5c99f'></code></optgroup>
        1. <b id='95de6'><label id='3d2b6'><select id='5244a'><dt id='278f8'><span id='5667a'></span></dt></select></label></b><u id='d03f5'></u>
          <i id='d122c'><strike id='7c922'><tt id='39fa0'><pre id='24567'></pre></tt></strike></i>

              <code id='76559'></code><style id='00e32'></style>
            • <acronym id='a0dca'></acronym>
              <center id='d2bf8'><center id='c956d'><tfoot id='4e9d4'></tfoot></center><abbr id='987db'><dir id='5f674'><tfoot id='6719f'></tfoot><noframes id='dd353'>

            • <optgroup id='329a9'><strike id='80553'><sup id='7c2a1'></sup></strike><code id='3499b'></code></optgroup>
                1. <b id='ead8d'><label id='08630'><select id='91b37'><dt id='0871c'><span id='0cb76'></span></dt></select></label></b><u id='e7586'></u>
                  <i id='ae9bb'><strike id='b5629'><tt id='9e285'><pre id='110da'></pre></tt></strike></i>

                      <code id='1bc0f'></code><style id='6f10b'></style>
                    • <acronym id='46a90'></acronym>
                      <center id='e8043'><center id='27b0e'><tfoot id='96498'></tfoot></center><abbr id='b435a'><dir id='b45d2'><tfoot id='2dec3'></tfoot><noframes id='b1477'>

                    • <optgroup id='a918b'><strike id='5df7c'><sup id='40800'></sup></strike><code id='10f8f'></code></optgroup>
                        1. <b id='32bb0'><label id='5b725'><select id='0e32a'><dt id='9f0f1'><span id='030b4'></span></dt></select></label></b><u id='deae9'></u>
                          <i id='bbfb2'><strike id='8f471'><tt id='83238'><pre id='6367a'></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