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2

欢迎来到乘风破浪的姐姐2 网站地图 sitemap
乘风破浪的姐姐2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terrylma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韩国冠军入籍中国
乘风破浪的姐姐2韩国冠军入籍中国
2021/03/30 来源:乘风破浪的姐姐2
    “德班?!”俱乐部的众人不由的发出惊呼。

    “怎么了?这地方很特殊?”老胡好奇的问道。

    特殊?太特殊了!他们记得很清楚,当初在尤尔根的家里找到的那个地球仪上面,德班这个地方可就被扎了两个透光的小孔!

    “这地方以前我们在一份档案中看过。”石泉简单的解释了一句,摆明了不想多说。

    “尤里,我觉得咱们非常有必要去这个旅馆看看。”

    大伊万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420号旅馆,恐怕是4月20号旅馆吧?”

    “4月20号咋了?”何天雷一脸茫然。

    “小胡子的生日”刘小野一脸鄙视,“雷哥,多看看历史书吧。”

    何天雷尴尬的摸摸后脑勺,赶紧转移话题,“可如果这纸条上的地址是当初在硫磺营地的人留下的,这都快80年了,那个旅馆估计早就不在了吧?”

    “你太小看那些那脆疯子了。”大伊万叹息了一句。

    艾琳娜疑惑的说道,“先不管这个旅馆还在不在,这个瓶子里为什么会有个地址?”

    “还记得那个被锁在硫磺营地运输机里的犹太人吗?”石泉思索片刻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他放进去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医疗车里,除了不明所以的老胡,剩下的三个华夏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放在全世界都是通用的道理啊”

    娜莎把玩着桌子上的棕色玻璃瓶,“那个犹太人的身份恐怕不止是**寻宝队的一员这么简单,他当初被遗弃在硫磺营地,恐怕也不止是因为运输机没有他的位置这么简单。”

    “说白了就是相互利用又相互迫害。”

    大伊万总结道,“遗憾又幸运的是,最终找到硫磺营地的并不是那个犹太人希望看到的人。”

    石泉转头看向老胡,“能在南非的德班停一下吗?”

    “没问题,需不需要帮手?”老胡干脆的问道。

    “不用,找条船把我们送上岸就行。”

    石泉摇摇头,那座旅馆在不在不确定,就算真的还在,里面说不定也已经换了主人,就算没换主人,估计也不会想到有人能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老胡不置可否朝身后摆摆手,“小刘,你去和船长说一声。”

    等小刘离开医疗车,老胡也朝石泉使了个眼色,“咱爷俩儿聊聊。”

    “雷子,伊万,你带他们去发奖金。”石泉说完,起身跟着老胡离开了医疗车。

    俩人沿着旋梯一路往上,直接爬上了远洋船顶层的罗经甲板,老胡这才开口说道,“那些古埃及文物的大概估价出来了。”

    “能抵多少?”

    石泉背靠着甲板栏杆问道,能抵多少和能卖多少可是完全两码事,真要靠他们自己,那些东西很难卖出高价。

    “那些东西我带走,掐头去尾你再还两个亿,买船的钱就两清了。”老胡开出了和家里人商量好的筹码。

    石泉看着劈荆斩浪的船头默然不语,伊莫顿的那些陪葬品相当于给他抹掉了3.14个亿的船款。

    这笔钱不算低,但也不算高。别的不说,单单伊莫顿留下的那些文献以及那两块石碑的的考古研究价值就不会太差,更别提还有个没有打开的三层棺材以及各种石像了。

    真要做个类比的话,单单那份手稿就不比华夏那些拍出几个亿的字画差多少,区别无非受众群体不一样罢了。

    “老胡,抵的这个价格没什么问题。”

    石泉停顿片刻,看着对方脸上似笑非笑的神色继续说道,“不过你得送我五年的免费保养,另外还得给我加满一次油才行。”

    “行,没问题!”老胡爽快的样子瞬间让石泉觉得自己似乎亏了。

    “别那副表情”

    老胡从衣兜里掏出盒烟分给石泉一支,等各自点上之后这才说道,“实话跟你说,你这条船算是小白鼠。”

    “啥意思?”石泉夹着烟的手哆嗦了一下。

    “咱们家目前最好的破冰船是2号”

    老胡看着茫茫大海说道,“你这条船正好是个验证建造破冰船技术的机会,所以如果单纯计算破冰能力的话,它比拥有PC3级破冰能力的2号还要稍微强上一些。”

    “缺点呢?”石泉直来直去的问道。

    “缺点是它相比其他破冰船来说太瘦了,根本没办法给大船开辟出足够宽的航道,换句话说它只能自己玩自己的,不过作为一艘试验船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所以这就是那些文物能抵那么多钱的代价?”

    “代价?”

    老胡嗤笑,“你小子就知足吧!你这条船用的几乎算是能拿出来的最新技术了。”

    “那您准备让我这小白鼠怎么当?”石泉好奇的问道。

    “你该怎么用怎么用,只要每次用完都去批给你的那个码头让造船厂的技术员帮你检修就够了。”老胡神色平淡的说道,“顺便帮你做做例行保养。”

    “终身?”

    “你小子脸咋就那么大呢?”

    老胡忍住把眼前这混小子一脚揣进海里的冲动,“说五年就五年,这对咱们双方来说都是互惠互利的事儿。另外你那船平时不用的话也可以对外出租,我这儿有的是客户。”

    石泉压根儿不接这个茬,“那价格就这么说定了,剩下的那两亿人民币这几年我会慢慢还清的。”

    “你那些金砖不准备出售?卖了钱存银行里也有不少利息呢。”

    “利息是不少,不过我准备拿着压炕头儿呢。”

    石泉看着大海,“跟你们这些富人比不了,我就一农村出来的泥娃子,家里泥墙草舍的就靠那些金砖撑门面呢。”

    “泥墙草舍?”

    老胡脑子里不由的冒出贝加尔湖边上那堪比碉堡一样的雷达站,越发的想把这小王八蛋踹下去喂鲨鱼,“你那要算是泥墙草舍,别人家就是纸糊的了。”

    “咱就不纠结这些了”

    石泉收起嬉皮笑脸,“老胡,年初我说的那个海上博物馆咋样了?”

    “早就帮你申请下来了”老胡痛快的说道,“注册地是批给你的码头泊位,就等着你那艘潜艇了。”

    “我们车里的那些板条箱里装的是一些恐龙化石,回头儿您辛苦辛苦,给我弄个借展的手续咋样?”

    “啥意思?”老胡不明所以。

    “那些化石我准备以海上博物馆的名义借给雷达站那边的龙和熊博物馆展出。”

    老胡恍然大悟,“你小子鬼精鬼精的,这心眼儿一点儿不比卢坚科夫少。”

    石泉嘿嘿傻乐也不反驳,那些化石只不过是个尝试,以后能发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他未来大部分时间可能也会在俄罗斯那边待着。

    但以毛子的贪婪尿性,甭管是化石还是以后发现的更加珍贵的文物,一旦入境毛子,再想弄出来估计就费劲了。

    石泉最早想靠着那艘潜艇弄个博物馆,其实也是打算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哪天出现点儿什么意外,也不至于鸡飞蛋打。

    “下去吧,这地方风大。”

    老胡碾灭抽了一半的烟头儿,将剩下的捏了捏揣进兜里,“我去给你准备协议,明天一早我就带着专家走了,小刘会留下来帮你。”

    “我再待一会儿。”石泉扬了扬手里的香烟,靠在栏杆上眯着眼睛打量着即将沉入海平面的落日。

    还剩下两个亿的船款,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用那些那脆金砖抵债,但以后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何必急着还钱?这人和人之间联系的纽带可以靠感情、靠礼物,同样也可以靠欠债。

    直到烟头都开始烫手,他这才将其仔细的碾灭揣进兜里,沿着楼梯晃晃悠悠的回到了稍显闷热的船舱。

    老胡显然不在这里,但司机小刘却已经带着一批人在文物专家的指挥下小心翼翼的把那些古埃及文物往早就准备好的集装箱里搬运。

    而在阿萨克的货柜里同样热闹,何天雷和大伊万像俩搬砖工人一样用旧报纸将包裹好的金砖递给下面排队等着发奖金的三人。

    刘小野和艾琳娜像是逛两元店一样扒着货柜边,在那个半米见方的木头箱子里挑挑捡捡挑选着各自喜欢的宝石,而在她们俩的脚下,还各自踩着一块用报纸和胶带缠的严严实实的金砖充当垫脚。

    这俩姑娘两眼放光的在箱子里划拉来划拉去,看哪个都想要,可惜一个人却只能选一颗。

    阿萨克对宝石没啥兴趣,随便拿了一颗揣进兜里,抱着属于自己的金砖冲石泉傻乐。

    就在俱乐部的人坐地分赃的同时,位于埃及境内,红海边上的一艘小型观光游艇上,一位鸡皮鹤发的老妇人端着杯红酒站在甲板上打量着不远处缓缓驶过的远洋货轮。

    当那艘货轮离着越来越近的时候,这艘小艇缓缓绕到了货轮的另一面儿,随后货轮上船吊机伸出海面降下一根钢缆。

    这老妇人动作优雅的将手里的红酒杯丢进海里,不紧不慢的带上手套从甲板上上一跃而起抓住了飘飘荡荡的钢缆。

    还不等小艇离开,那船吊机便缓缓收回,顺带着“钓”走了那个老妇人,只留下一顶带着羊毛卷的花白假发随波飘荡。

      <code id='ce08f'></code><style id='d7472'></style>
    • <acronym id='09935'></acronym>
      <center id='14312'><center id='79bb7'><tfoot id='9d15f'></tfoot></center><abbr id='7b421'><dir id='77376'><tfoot id='b9747'></tfoot><noframes id='a2cc4'>

    • <optgroup id='bbf52'><strike id='35047'><sup id='a511d'></sup></strike><code id='14b3d'></code></optgroup>
        1. <b id='f0ea5'><label id='34626'><select id='413d3'><dt id='12379'><span id='e565b'></span></dt></select></label></b><u id='37b3e'></u>
          <i id='4f101'><strike id='8258b'><tt id='731e5'><pre id='5b0e2'></pre></tt></strike></i>

              <code id='44517'></code><style id='f2eea'></style>
            • <acronym id='74f3c'></acronym>
              <center id='0d607'><center id='4d97f'><tfoot id='39c76'></tfoot></center><abbr id='26b7b'><dir id='17dbe'><tfoot id='3c7f1'></tfoot><noframes id='f11a0'>

            • <optgroup id='17bdc'><strike id='19333'><sup id='1fe8c'></sup></strike><code id='76d44'></code></optgroup>
                1. <b id='156dc'><label id='0ebb1'><select id='6976a'><dt id='622c6'><span id='dce13'></span></dt></select></label></b><u id='ad621'></u>
                  <i id='9f4da'><strike id='f698a'><tt id='b221a'><pre id='18d61'></pre></tt></strike></i>

                      <code id='60207'></code><style id='48565'></style>
                    • <acronym id='669c2'></acronym>
                      <center id='49aa9'><center id='d56df'><tfoot id='c4490'></tfoot></center><abbr id='38d05'><dir id='cf17b'><tfoot id='48b08'></tfoot><noframes id='62102'>

                    • <optgroup id='d38b7'><strike id='e3d91'><sup id='bb983'></sup></strike><code id='71a96'></code></optgroup>
                        1. <b id='5941a'><label id='542e9'><select id='6134f'><dt id='be7bd'><span id='b74cf'></span></dt></select></label></b><u id='a8e63'></u>
                          <i id='99339'><strike id='daf4b'><tt id='96cb4'><pre id='d5ec5'></pre></tt></strike></i>